一首我很喜歡的駢文

會注意到這篇文章

是因為讀到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這優美的句子

才讓我提起興趣的


高中國文老師提到這篇文章時

也是強調這個段文字


但一直到了大學國文課才真正的學了整篇的文章

好像不太會有老師在高中時教這個

我想是因為太難了吧

學測指考也不太會考

投資報酬率過低

只是他真的是一篇很棒的文章





滕王閣序,全名《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初唐四傑之一王勃作品,是古今傳誦的駢文名篇。


背景


上元二年(675年)九月九日王勃探親路過南昌,正值洪州都督(洪州牧)閻公重修滕王閣畢,於閣上大宴賓客,餞別新任新州刺史宇文氏一行;閻席上假意邀請在座賓客為滕王閣寫作序文,不料王勃竟提筆大作。


關於《滕王閣序》的由來,唐末王定保的《唐摭言》有一段生動的記載,原來閻伯嶼本意是讓其婿孟學士作序以彰其名,不料在假意謙讓時,王勃卻提筆就作。閻公初憤然離席,至配室更衣,並派人伺其下筆。初聞「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閻公覺得「亦是老生常談」;接著又報:「星分翼軫,地接衡廬。」閻又輕蔑地說:「無非是些舊事罷了。」接下來的「臺隍枕夷夏之郊,賓主盡東南之美」,公聞之,沉吟不言;及至「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一句,乃大驚「此真天才,當垂不朽矣!」,出立於勃側而觀,遂亟請宴所,極歡而罷。閻的女婿說這是前人已有的文章,不足掛齒,接著一口氣把《滕王閣序》一字不漏地背了出來,眾人驚奇不已。王勃靈機一動,問道:「序文之後還有一詩,能否也將詩背將出來?」說罷又揮筆疾書,將詩寫了出來:「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朱簾暮卷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解析及批評


本文的結構特點是典型的「四六體」,偶儷對仗十分工整。如果說《蘭亭集序》自由的句式與結構仍是從散體到駢體的過渡作品,那麼《滕王閣序》的駢體就是經過東晉到初唐的發展後已經完全成熟之作。從文風來講,《滕王閣序》壯麗宏博,高昂奮發,感慨而不傷懷,一改六朝此類文賦「辭麗氣慘」的風格特點。唐代古文大家韓愈對駢文向有微詞,不屑為之。但對此文卻推崇備至,稱「壯其文辭」。


《滕王閣序》在藝術表現上也有缺點,如注重形式,排比典故,使古典知識不多的人難以理解;再者,為了硬湊四六駢句,把「楊得意」縮寫為「楊意」,把「徐孺子」略為「徐孺」,早為人所病;另外本文在敘寫上也有重複、冗雜之嫌。如「時維九月,序屬三秋」只是一個意思,卻說了兩句,乃《文心雕龍·麗辭》所批評的「對句之騈枝」。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

 

滕王閣序    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或稚)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彩星馳。臺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

 

  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舳。虹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甫暢(或遙吟俯唱),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并。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而猶懽。北海雖賒,夫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邱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捲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查了兩次)


滕王閣序


西元675年,當時洪州都督閻伯嶼重修滕王閣,並於九月九日設宴廣邀賓客。適時,年方十四歲的王勃省親途經南昌,應邀當眾揮筆為閣作序。 王勃一氣呵成,寫下【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在座賓客無不驚嘆。自此,滕王閣連同王勃的滕王閣序相得益彰,名揚遐邇。

 

滕王閣序全文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彩星馳。臺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

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舳。虹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甫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并。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而猶懽。北海雖賒,夫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邱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 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捲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


語譯:

南昌是舊時豫章郡官署的所在地,如今是洪洲都督府的治所;此地在天上是屬於翼星和軫星的分野,地上則連接著衡山和廬山。三江像衣襟般交流於前,五湖像衣帶般環繞左右,控制了古代楚地,接連著甌越地區。談到產物的精華,也就是天生的寶物,此地有雙劍的光芒直射牛斗星座的境域;論及人中的俊傑,也就是大地的靈氣,此間有高士徐孺子,能使陳蕃為之設臥榻。雄偉的州城在雲霧中屹立著,傑出的人才流星般飛馳。城池臨華夏東夷交界之處,賓主都是東南一帶的俊秀人物。以都督閻公的美名,儀仗車從,由遠道蒞臨;像新州牧宇文的風範,赴任路過,也暫停車馬參與盛會。好友如雲,恰遇「旬休」的假日;貴賓滿座,都是不遠千里而來。談到文采,有的璀璨翻騰如蛟龍,有的輝耀奪目似鳳舞,都是孟學士般蔚為詞章宗匠;講到武略,有的威光激發如紫電,有的凜然浩氣如青霜,都是王將軍般的六韜三略。因為家父在交趾作縣令,我隨父上任,路過此地;我年幼無知,居然有幸親自參加了這次盛大的宴會。


時令正是九月,季節屬於暮秋。地面的積水已經退盡,寒冷的潭水非常清澈。天空霞雲凝聚,晚山呈現一片紫色。駕著排列整齊的車馬走在路上,為了尋幽訪勝,奔向高山,來到滕王建閣的長洲,登上他居住過的舊館。重疊翠綠的山巒,高聳入雲,館閣凌空,下不著地,只見倒影映水,紅光起伏,飛舞不定。仙鶴野鴨棲止過的沙洲,島嶼窮盡曲折紆迴的情致;華宮貴殿,種桂植蘭,完全配合山巒起伏的形勢錯落排列。推開雕花的閣門,俯視華麗的屋脊,空曠的山嶺平原,盡收眼底,遠望河流沼澤,震動心弦。房屋遍地,都是鳴鐘列鼎而食的富貴人家;停滿渡口的盡是雕畫青雀、黃龍的豪華大船。此時彩虹消失,雨止天晴,五彩夕陽照耀天空。暮靄漸漸低沉,孤鶩緩緩上升,互擁交舞,好一片淒麗美景,秋水含翠,悠悠遠逝,長天空藍,茫茫相映,水天交會,渾覺天地合一。漁船上的歌聲在傍晚響起,一直傳到鄱陽的湖邊,成行的雁群受寒驚叫,斷續止於衡陽的水濱。遠望長吟,登高快意,超逸的雅興迅速飛揚。清爽的簫聲一奏,清風被引,就徐徐而生;柔細的歌聲一凝止,白雲好像也停止了流動。梁王竹園的宴會,豪氣超過了陶淵明的酒興;鄴水邊曹植詠荷花的盛宴中,文采與謝靈運的詩作相輝映。這真是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件美事一時齊備;賢主、嘉賓難遇的人歡聚一堂。向天地間放眼縱觀,在假日裡盡情娛樂。天高地遠,令人感到宇宙的無窮無盡;興盡悲來,明白到成敗興衰都有定數。遙望長安,遠在太陽底下,近指吳會,似在白雲深處。南海深遽,如在大地盡頭,天柱高聳,與北辰齊高。關山難越,誰去憐憫那些不得意的人?萍水相逢,大家都是異鄉的旅客。懷念朝廷,卻無以進謁,要想奉命在宣室召見,要等到何年何月呢?


唉!時運既不順利,命途又多挫折。像馮唐賢士,時光易逝,到老未被重用;李廣驍將,終久也難封侯。委屈了賈誼遠去長沙當太傅,當時並非沒有聖明的君主;讓梁鴻逃匿到沿海偏僻的地方,也不是沒有太平的年代!這都靠的是君子能夠安貧樂道,達人能夠樂天知命。人到年老時志氣應當更加壯盛,頭髮白了也不改變心節;人在窮困時應該更加堅強,決不喪失青雲直上的志氣。就是喝了貪泉的水,仍然廉潔;就是處在困頓枯涸中,還是歡暢樂道。北海雖然很遠,但仗著風力還是可以到達;早晨雖已過去,但傍晚加緊努力,仍然不算太晚。只是像孟嘗的操行高潔,徒然懷著一腔報國的忠心;效阮籍的放蕩不羈,又怎能學他在窮途時的痛哭呢。


我身份微賤,不過是一個書生。雖然和終軍一樣少年,卻沒有請纓報國的機會;有心投筆從戎,愛慕宗愨那乘風破浪的豪言壯志。現在我捨棄一生的富貴官途,到萬里以外去侍奉雙親;我稱不上是謝家芝蘭玉樹般的好子弟,卻能夠交接像孟母擇賢般的好鄰居。不久就要聆聽父親的教誨,像孔鯉般讀詩學禮。今天先在這裡奉陪,高興得像鯉魚登上龍門一樣。我如果碰不到楊得意,就只能撫著凌雲之賦的佳作,自我惋惜;現在我已經遇到鍾子期,那麼奏一曲高山流水,又有什麼好羞慚的呢?


唉!名勝的地方不能常存,盛大的宴會難以再遇。王羲之等的蘭亭宴集早已過去了,石崇的金谷名園也變為廢墟。臨別贈言,為的是慶幸自己在盛宴上承受了恩賜;至於登高作賦,這是在座諸公的期望。我不敢不竭盡誠心,恭敬地寫這篇短序。大家都要吟詩一首,我已經寫成四韻八句。請大家揮灑像潘安仁那樣的才華,展現陸士衡那種似海濤般的文采。


滕王閣高聳江邊,下面濱臨著贛江的沙洲,

佩玉鸞鈴聲隨著宴會消失,歌舞早就停止了。

早晨南浦的雲飛繞著彩繪的雕樑畫棟;

傍晚西山的雨輕灑著半捲的殷縵珠簾。


天上閒雲飄浮,倒影在澄清的潭水,空中白日悠遊,隨大自然輪迴起落,

景物變換了,時序轉移了,多少個春秋在其中悄悄流逝。

滕王閣中的皇子如今安在?

只見欄外江水悠悠,空自流逝罷了。

 

 

http://forestcat.pixnet.net/blog/post/18902450
王勃.滕王閣序 @ 水城晴風 :: 痞客邦 PIXNET ::

 

翻譯部分排版得不錯的一個部落格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