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        宋 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 望極春愁 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裏 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 對酒當歌 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 *


柳永&

(?-約1053),福建崇安人。

初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亦稱為柳七。宋代詞家。官至屯田員外郎,世號柳屯田。其詞風旖旎平易,語言通俗,情感率真,多為歌詠太平盛世尋歡作樂的作品。



 



 


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自王國維《人間詞話》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是引宋代文學家晏殊的《蝶戀花》。
晏殊本是描寫閨中女子於暮秋時分對遠人的思念,經過王國維的引申,

把這種思念改變成對事業、學問的熱誠追求。

雖然在求學之路途上,有很多像「西風」一樣頑強凜凜的挫折、困難。
但我們要堅定目標,就算孤立無援,也要鼓起勇氣,繼續努力。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是引宋代文學家柳永的《鳳棲梧》。

這也是一首抒寫離情別緒的懷人之作。但在王國維的聯想下,詞中所懷之人—「伊」,

卻成了理想和成就的化身。 為了實現理想,經過多少險峻崎嶇,

即使「衣帶漸寬」了,「人憔悴」了,也是依然嚮往,無悔當初。


「眾裡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是出自宋代愛國文人辛棄疾的
《青玉案》。詩人苦尋千度的「他」,不在人山人海的「眾裡」,卻獨在「燈火闌珊處」。
王國維想說一
個追尋理想的人,不可能留戀於聲色虛名、心胸狹窄、目光淺短。


http://karyh.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22.html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