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對會計的議論

 

韋端

(主計故事013,取材:郭道揚「中國會計史稿」,1988)

據「孟子.萬章下」記載:「孔子嘗為委吏矣,曰:會計,當而已矣。」孔子根據他主管倉庫會計的實際體會,把會計工作的要害歸結於「當」字之上。「當」的涵義是多方面的,但是,孔子這裡所講的意義主要有三點:

一、是講在會計工作中對於經濟收支事項要遵循財制,處理得當。在孔子的學說中,一個重要方面是維護宗周傳下來的那一套禮制,他要人作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一切要以禮制作為標準。當會計的也必須按照財制的要求行事,當收則收,既不可少收,也不可超越規定的標準多收。當用則用,即不能以少用違禮,也不得違反財制要求濫用。總之,要作到儉不違禮,用不傷義,一切應力求適中,適當,適可而行,適可而止。

二、是講對會計事項的計算、記錄要正確。「呂氏春秋.賞篇」有:「豈非用賞罰當邪」的說法,注云:當,正也。不適其所,合宜也。文中的「當」意思是講賞罰要正確,這與孔子所講的「當」基本涵義相似。孔子是講會計的計算記錄一定要正確無誤,不僅會計籍書中記錄的數字要正確無誤,而且所記數字與財產物資的實際數目要相符合。會計籍書上還結存有多少糧食,倉庫中就相應要有多少實物。從廄苑中支付出多少匹馬牛,會計籍書上就相應減少多少匹馬牛。要做到這一點,會計人員就得注重信義,忠實地為政府效勞,保護政府的財產不受侵犯;另外,還要謹慎細心,作好會計籍書的登記工作,防止粗枝大葉,馬馬虎虎,把事情辦壞,造成不良後果。

三、從政府方面講,要善於選擇合格的、適當的會計人才。

總之,孔子的這句話,是經驗之談,從當時講,這句話的涵義是比較深刻的和比較科學的,對今天的會計工作講也是有借鑒意義的。

http://www.dgbas.gov.tw/ct.asp?xItem=1498&ctNode=99

 

 


 

 

 

萬章章句下(五)

 

 

   孟子曰:「仕非為貧也,而有時乎為貧;娶妻非為養也,而有時乎為養。為貧者,辭尊居卑,辭富居貧。辭尊居卑,辭富居貧,惡乎宜乎?抱關擊柝。孔子嘗為委吏矣,曰:『會計當而已矣。』嘗為乘田矣,曰:『牛羊茁壯長而已矣。』位卑而言高,罪也。立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恥也。」

 

 

「註釋」

 

  仕非……為貧:仕是作官。朱注:「仕本為行道,而亦有家貧親老,或道與時違,而但為祿仕者。」

  娶妻……為養:養,供養。朱注:「如娶妻本為繼嗣,而亦有為不能親操井臼,而欲資其餽養者。」

  辭尊……居貧:辭是推辭不幹。尊卑言官位的高低,富貧言薪俸的厚薄。朱注:「蓋仕不為道,已非出處之正,故其所居但當如此。」

  惡:音烏,怎麼。

  報關擊柝:報關,謂守城門者;擊柝,謂巡夜者;都是位卑祿薄的小吏。柝音拓,巡夜所敲的木梆。朱注:「蓋為貧者雖不主於行道,而亦不可以苟祿,故惟報關擊柝之吏,位卑祿薄,其職易稱,為所宜居也。」

  委吏:主倉廩的小官。

  會計當而已:會計,管理及計算財物的出納。當,恰當無誤。

  乘田:春秋時魯主苑囿芻牧的小吏名。

  茁壯長:茁,肥。言長得又肥又壯。

  人之本朝:人家的朝廷上。

 

 

「語譯」

 

   孟子說:「出仕本是為著行道,並不是為著貧窮;但有時卻也為了貧窮而出仕。娶妻本是為著繼嗣,不是為著奉養,但有時也為了奉養而娶妻。假若為著貧窮而出仕的,應該辭掉尊貴的職位,做卑小的差事,辭掉俸祿豐厚的,接受俸祿微薄的。辭掉尊貴的職位而做卑小的,辭掉俸祿豐厚的而接受微薄的,做什麼官才相宜呢?做看守城門的,敲更警夜的小官最為相宜了。孔子為了貧窮而出仕,曾經做過管倉廩的官,在他以為『只要米穀帳目不錯就行了』;也曾經做過管園囿牲養的官,在他以為『只要使牛羊肥壯長大就行了』。職位卑小的官而想做高位的事,有越職的罪過;但是立於朝廷上做大官而不能施行大道,那也是可恥的。」

 

 

  本章言為貧者,不可以居尊;居尊者,必欲以行道。

 

   為仕若不能行道,則僅居祿位,反成為貪權竊位,於公於私皆是一大損失。同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因為無其位而言其事,出位肆言,最易得罪。而立之於朝卻不行道,是可恥的。孔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本此原則,君子立身,最重盡其職守,可免貪竊之過也。

 

http://tw.myblog.yahoo.com/jw!S1MEcciRCRtsnTJtYjYnaAQ-/article?mid=7664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