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個複雜到令人難以理解的是世界有所感觸

聯想到高中國文課學到的文章

上網查了一下這篇賣柑者言


也不知道爲什麼

對這篇高中國文課學的課文印象特別深刻

或許是讀的時候心理感同身受吧





劉基.賣柑者言

杭有賣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潰;出之燁然,玉質而金色;剖其中,乾若敗絮。

  予怪而問之曰:「若所巿於人者,將以實籩(音同邊)豆,奉祭祀、供賓客乎?
  將衒(音同炫)外以惑愚瞽(音同古)乎?甚矣哉,為欺也!」

  杭州有個賣水果的人,善於保存柑子,由冬天貯藏到夏天也不腐爛。
  柑子擺出來光亮亮的,綠玉般的皮質,漸變成金黃的顏色。
  可是一剖開,它裡面卻乾枯得像破棉絮。
  我很奇怪,就質問那果販說︰
  「你賣給人的柑,是準備讓人拿來放在盤子上,供奉祭祀、招待賓客的呢?
  還是單用它好看的外表來迷惑傻瓜和瞎子呢?太過份了!這樣欺騙人!」

  賣者笑曰:「吾業是有年矣,吾賴是以食吾軀。
  吾售之,人取之,未嘗有言;而獨不足於子乎?
  世之為欺者不寡矣,而獨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
  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音同光)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孫、吳之略耶?
  峨大冠、托長紳者,昂昂乎廟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業耶?
  盜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
  法斁(音同度)而不知理,坐糜廩粟而不知恥。
  觀其坐高堂、騎大馬、醉醇醴(音同里)而飫(音同玉)肥鮮者,
  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
  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那賣水果的笑著說︰「我幹這行多年了,我靠這行養活自己。
  我賣柑,人買柑,從沒有聽到什麼批評,惟獨先生你不滿意?
  世人騙人的多的是,難道只有我嗎?先生你沒有好好想過罷了!
  如今那些佩戴兵符、坐在虎皮交椅上的人,威風凜凜,好像是保衛國家的良將,
  他們真的能拿出孫武、吳起般的謀略嗎?
  那些高戴禮帽、長拖袍帶的人,氣宇軒昂,好像是宗廟朝廷的良材,
  他們真的能夠建立伊尹、皋陶般的功業嗎?
  盜賊來了,卻不知抵抗;百姓困苦了,卻不知挽救;
  官吏違法了,卻不知禁止;法度敗壞了,卻不知整頓;
  白坐著虛耗國庫的米糧,卻不知羞恥。
  看見他們坐在高高的廳堂裡,騎著大大的馬匹,
  醉喝美酒,飽吃魚肉,誰不是高貴得令人害怕、顯赫得令人想效法呢?
  其實何嘗不是外面像金玉,內裡是破棉絮呢?
  現在先生你不去查究那些大騙子,卻來查究我的柑子!」

  予默然無應。退而思其言,類東方生滑稽之流。豈其憤世疾邪者耶?而託于柑以諷耶?

  我沉默著,不知如何回答。
  回來想想他的話,覺得他像是東方朔一類以滑稽的言辭來諷世的人。
  他豈不是憤慨世事、憎恨罪惡的人嗎?假借柑子來諷刺而已。


http://forestcat.pixnet.net/blog/post/2782837

創作者介紹

牛仔帽與墨鏡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