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這場對決的時候,是筆者還在國術社練習的時期;沒記錯的話應該是社團學長志偉提到的,現在知道了這些資料,覺得當時他所說的很粗淺,想必是他其實也不是那麼清楚這場對決的關係。

 

2017.08.27(日)更新

整理拳擊相關文章的時候,看到這篇很久以前整理的文章,不過排版做得很差,所以在重新整理並且放上影片。

剛好今天是今年度的世紀對決:Mayweather Vs McGregor ,會提到這個對決,是因為阿里跟豬木的比賽,是第一場的異種格鬥;

比賽本身很無聊,但是非常具有話題性;跟今年度的世紀對決一樣,大家在賽前就一面倒地看好maywether,因為比賽打的是拳擊規則;但是UFC冠軍出身的McGregor造勢做得很好,讓不懂武術的人,得覺得他也有勝算;其實本身就是一場商業炒作,兩位選手的賺飽的荷包。


 


比賽影片

(若影片失效,請自行去搜索:"Muhammed Ali vs Antonio Inoki",即可找到相關比賽影片。)

 


 

世紀大對決.『豬木vs阿里』的真相!!

 

 對於1970年代的安東尼奧豬木來說,當時由他所一手主導的『異種格鬥技戰』風潮可以說是他摔角人生裡頭一個非常重要的階段。因為豬木有非常多場的『名勝負』就是出現在這個時期。其中,『豬木vs阿里』這場『摔角vs拳擊』的比賽絕對是最令世人感到震憾、同時也是最最重要的一場『世紀大對決』。雖然眾人對於這場大戰的過程與結果往往有著兩極化不同的評價,甚至還有人稱呼這場比賽為『世紀的凡戰』(凡戰:平凡無奇的比賽、不出色的比賽、不怎麼樣的比賽、大爛仗的意思。) 但是魔王個人認為,不管各位是讚美也好、批評也罷,這場比賽的開端、過程、以及結束的真相與始末永遠只有一個。雖然魔王個人並不喜歡豬木在這場比賽裡頭的表現,但是在設想到豬木跟阿里背後所背負的期望與壓力的立場之後,魔王會說--這是一場『偉大的世紀凡戰』。 

『豬木vs阿里』實現的經過

『世紀大對決』比賽過程

安東尼奧豬木.必殺技名鑑

 

 

比賽過程

 

 

 

●第一回合

 鐘聲一開始,豬木立刻就以滑行的姿態砍出踢擊。面對豬木的奇襲攻擊,阿里則是以墊步後退閃過。緊接著豬木再度使出滑行踢擊,但是這一次卻踢空了。之後,豬木就以躺在地上的姿勢試圖用踢技攻擊阿里。2分55秒,豬木的踢擊終於命中阿里的左腿。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只有短短的14秒鐘而已。

 

 

●第二回合

 豬木先是踢出了下段踢、然後快速切入倒地狀態。阿里方面則是全部閃過豬木的攻勢。2分15秒,豬木從站立狀態猛然砍出一記飛踢。由於這記飛踢是犯規的招式,因此豬木也遭到裁判記了一次『注意』。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67秒,雙方都沒有任何有效的打擊。

 

 

●第三回合

 豬木在此回合開始以『坐在地上』的姿勢迎敵。至於攻擊主力的踢技招式還是跟前二回合一樣。1分鐘過後,豬木又再度躺了下來。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在豬木的踢擊之下,阿里的左膝蓋已經看得出很明顯的傷痕。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38秒。

 

 

●第四回合

 豬木從站立姿勢往後仰、並且踢出了一記上段踢。之後豬木直接倒地躺在地上。在豬木的下段踢攻勢之下,阿里被逼到角柱角落,裁判裁定分開。這樣的攻防在本回合裡頭出現了兩次。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79秒。

 

 

●第五回合

 53秒、豬木的寢技下段踢漂亮的命中,阿里扶著膝蓋倒地。之從豬木的下段踢好幾次命中,豬木開始掌握優勢。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75秒。

 

 

●第六回合

 1分02秒,豬木的寢技下段踢打破了阿里的平衡。眼看機不可失,豬木快速的用左腳絆住了阿里,比賽首度進入了雙方的地板攻防戰。雖然豬木試圖對阿里的左腳裸施以關節技,但是阿里仍然以觸繩暫停解除了危機。途中豬木的右肘還一度反射性的打在阿里的臉上,由於這是嚴重的犯規行為,因此豬木此舉立刻引起阿里陣營的一陣騷動。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65秒。剛才的一記反射性肘擊則是讓豬木在分數上扣了1分。

 

 

●第七回合

 阿里開始以輕快的刺拳試探豬木,至於豬木則是繼續用滑行踢技攻打阿里的大腿跟臀部。阿里一度倒地。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95秒,足足達到了一回合時間的一半以上。

 

 

●第八回合

 鐘聲開始之後,阿里陣營開始熱烈的替阿里加油。而豬木方面則是在豬木的靴子上貼上了膠帶(好像沒有什麼意義……)。 之後豬木再度躺在地上使用下段踢、當然阿里也是積極的回避。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76秒。另外豬木還因為用拳擊攻擊到阿里的腰下部位而被扣了一分。

 

 

●第九回合

 從第33秒鐘一直到1分36秒為止,豬木總共持續了1分鐘以上的站立姿勢。另外,豬木的3發右下段踢也是明顯的有效打擊。

 

 

●第十回合

 在豬木持續不斷的下段踢集中打擊之下,阿里的左膝蓋部位附近已經呈現出紫色瘀青跟腫大的現象。雖然阿里的刺拳曾經擊中過豬木的左側頭部,但是這拳對豬木的傷害並不大。除此之外,豬木也在本回合首度使出了雙手刈,擔心被撲倒的阿里臉上則是露出了明顯的慌張表情。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73秒。

 

 

●第十一回合

 跟前幾個回合一樣,豬木還是躺在地上一直用下段踢。阿里的直拳雖然一度命中豬木,但是阿里打到的卻是豬木的右肩。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89秒。

 

 

●第十二回合

 本回合一開始,阿里就消極的採用防禦策略。豬木見狀立刻發動猛攻,合計豬木總共有10發的下段踢完全命中。豬木在本回合站立的時間也達到101秒之多。

 

 

●第十三回合

 豬木整個回合都以站立狀態應戰、並且試圖用雙手刈撲倒阿里。至於阿里的刺拳也在本回合首度擊中豬木的顏面。之後豬木因為踢中阿里的下體要害而被扣了一分。

 

 

●第十四回合

 豬木首度嘗試揮出右拳拳擊。但是雙方都沒有什麼積極有效的攻勢。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足足達到2分43秒。

 

 

●第十五回合

 最後一回合,雙方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而且攻勢的積極性也不像前幾回合那樣的強烈。最後在沒有任何有效打擊的情況下,最後一回合的鐘聲響起、而評分的結果也以『雙方平手』收場。總計豬木在本回合裡頭站立的時間是126秒。

 

■後記1:最前座的票價一張10萬日圓

 從最前座的30萬元一直到2樓E指定席的5000元為止,『豬木vs阿里』的門票售價總共分成了10個種類。即使是專門優待給特定對象所使用的最前座門票,當時一張也要10萬日圓(原價是30萬日圓)。以那個時代的物價水準來說,摔角比賽的最前座票價大約是5千~1萬日圓。就算是拳擊的世界冠軍戰,最前座票價也才不過2萬日圓。經過換算之後,1976年一張30萬日圓的門票大約等於現在的100萬日圓。雖然門票賣得如此之貴,不過這場『世紀大對決』還是吸引了超滿員的觀眾人數。

■後記2:最高收視率54﹒6%

 NET電視台(朝日電視台的前身)在比賽的當天早上與晚上分別作了兩次的轉播放送。根據統計,當時白天的平均節目收視率是46%、瞬間最高收視率54﹒6%。至於晚上的平均節目收視率則是19%、瞬間最高收視率為26﹒3%。

■收費實況轉播大會成效不佳,新日本背下10億日圓赤字。

 所謂的『實況轉播大會』,指的就是在一般中小型的體育會場或者活動中心裡頭架設大型螢光幕、然後觀眾買票進場觀看『豬木vs阿里』的『現場實況轉播』。雖然新日本在美國170個地點舉辦了這種『收看實況轉播』的大會,但是因為美國的觀眾們並不捧場,結果轉播大會的票房成績自然也是非常的不理想。總計在扣除阿里的610萬美金(18億3000萬日圓)、以及豬木的200萬美金(6億日圓)的出場費之後,『豬木vs阿里』的日本武道館比賽門票收益、播映收入、實況轉播大會的門票收入等等都還不足以支付這場『世紀大對決』的成本,結果,等到比賽正式落幕之後,新日本摔角也同時背下了高達10億日圓的赤字。
 

   

 

 http://pulolesu.anti-kevin.org/history/inokivsali/inokivsali.html
 

 


 

 

世紀的凡戰、豬木vs拳王阿里

 

  豬木成名絕技之一:阿里踢

■世紀的凡戰

 1960年代,我在某次美國巡業的行程當中認識了一個名叫『KO耶提』的前拳擊手。當時的他已經轉行改當摔角手了、而我偶爾也會跟他一起去參加旅行、或者聚餐什麼之類的活動。從他的口中,我得知了很多關於『拳擊』的事情,而阿里也正好就是在那個時期登上了『世界重量級拳王』的冠軍寶座,由於阿里的掘起帶動了全美國的『拳擊熱潮』,因此當時有很多『拳擊製作人』都想趁這個機會大肆舉辦各種拳擊比賽,說穿了其實就是想藉此來大賺門票、或者開外圍賭盤來撈錢,有些『惡德製作人』甚至連拳擊手的素質、或者比賽的內容等等的事情都不管,反正只要『門票賣得出去』就行了,像這樣子的『下三濫』據說在拳擊界好像還『比比皆是』…………

 某日,有一個在洛杉磯地區非常有名的拳擊製作人--『喬治.巴薩拉斯』突然跑來找我,原本他的目的是希望我們這些日本摔角手能夠幫他尋找『日本拳擊手』來參加比賽,但是當他看到我的練習內容跟我的動作之後,想不到巴薩拉斯竟然向我提出了『參戰邀請』,就連比賽的『出場費價碼』他也很明快具體的提示了出來。由於我對『拳擊』並沒有特別排斥、再加上巴薩拉斯開出來的價碼真的很讓人心動,因此我立刻就答應巴薩拉斯的邀請,並且認真的展開了『拳擊相關』的訓練。

 然而,當『KO耶提』聽到我要去打拳擊的消息之後,他立刻就跑到洛杉磯來提醒我要『小心留意』。因為根據『KO耶提』這個『前任拳擊手』的說法---職業拳擊界是一個非常黑暗的世界,除了打假拳、黑道介入、或者賭盤操控等等『一般人想像得到』的問題之外,有些不肖的拳擊製作人『說話不算話』、等到比賽打完之後才來大砍選手出場費的『剝削情況』好像也是很常見的。聽到『KO耶提』這麼一說,我的心裡頭立刻就浮現一股『很厭惡』的心情。仔細想想確實沒錯………我在美國又不是領有拳擊執照的正式拳擊手、為什麼巴拉薩斯不去找別人、反而願意花大錢來找我這個『沒執照的摔角手』去打拳擊呢? 這未免太奇怪了吧?

 搞到最後,我還是拒絕了巴薩拉斯的邀請、並且直接返回日本了。不過,雖然職業拳擊界的『黑暗內幕』很多,但是我對『拳擊』的興趣依然沒有減少,尤其當阿里在公開場合講出『有沒有那個東方人的格鬥家敢來向我挑戰的?』、或者『拳擊才是地球上最強的格鬥技』等等的囂張台詞之後,身為『格鬥家』的我更是下定決心要向阿里挑戰。 縱使抱持反對意見的人很多,但是擁有柔道經歷的新間壽卻認為『這樣作很有搞頭』,而我也在新間的鼓勵之下正式跨出了腳步。

 隨著時代的變遷,『摔角』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也大不如前了。在力道山那個時代,幾乎所有的日本人都相信--『摔角』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格鬥技。但是到了我們那個時代,相信摔角手是『強者』的人已經愈來愈少了。雖然『摔角』這門行業還是很有人氣、而且也還可以在電視台的黃金時段播出,但是跟動輒就登上報紙版面的『拳擊』相比,摔角相較之下還是遜色不少。當然,當時的社會也都是用『輕蔑的眼光』來看待『摔角手』這門職業的。我之所以要向拳王阿里挑戰,其實多少有一點『想扭轉這種觀念』的想法在裡面,如果我打贏阿里的話,那麼世人對『摔角』的偏見一定也會跟著改觀才是。

 1975年6月9日,我得知了阿里即將在日本過境前往馬來西亞的消息,趁著這次機會,我立刻就向阿里陣營發出了正式的挑戰狀。雖然阿里完全不認識我,但是大嘴巴的阿里仍然囂張的表示:『Any Time OK』。當然,這個終究只是阿里個人的發言,事實上阿里陣營一直沒有作出正式的回應,而報章媒體也把我的『挑戰狀』視為是『自抬身價』的『宣傳手法』,換句話說就是沒有人認真看待我的『挑戰狀』的意思。不過,我向阿里挑戰的新聞還是傳遍了全世界,雖然阿里陣營沒有動靜,但是曾經在慕尼黑奧運勇奪柔道金牌(重量級&無差別級)的威廉.路斯卡卻表達了『想跟我對戰』的請求,對我而言,這正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啊。

 柔道跟拳擊一樣,兩者都是輕易就可以登上媒體版面的『主流格鬥技』,因此當『豬木vs路斯卡』的比賽成行之後,我立刻就命令新間壽將這則消息『通知給外電知道』,只要外國媒體報導了這則消息,日本的新聞就不可能不報導。對外國媒體來說,這則新聞或許並不怎樣也說不定,但是在當時的日本,這個話題卻足以在頭條版面上出現好幾天了。

 很快的,我跟路斯卡的比賽立刻獲得日本媒體的重視,而且這場對決還被冠上了『異種格鬥技戰』的名稱。對於喜歡格鬥技的年輕人們來說,『誰比較強』、『那一種格鬥技比較強』永遠都是他們最關心的話題之一。要解開這個『疑問』,其實解決的方法十分單純明快--誰強誰弱只要雙方都上擂台來打一場就可以立見分曉了。從某些角度來看,我跟路斯卡的『異種格鬥技戰』其實可以算是現在『終極格鬥(UFC)』與『K-1』格鬥熱潮的先驅哦。

 路斯卡是一個很強的選手,但是『柔道』跟角力一樣、都是需要雙方近距離接觸、互抓、進而組合成攻守態勢的一種格鬥技。對我而言,這樣的『異種格鬥技戰』算是比較好打的,而最後的比賽結果也確實是由我贏得勝利,當然觀眾們的興奮跟電視台方面的欣喜也是前所未有的熱烈,這樣的大盛況當然也更加深了我向阿里挑戰的信心。

 可是,有決心是一回事,但是阿里陣營一直沒有正式的回覆,就算我這邊再急也是沒有用的。眼看『豬木vs阿里』的新聞熱度逐漸的退燒,某日突然有一個日本人來到事務所找我…………

『你是真心想要跟阿里比賽嗎?』

『打從一開始我就是認真的了』

『好,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可以安排你們雙方進行交涉。』

 原來這個人是美國著名的拳擊製作人--『多納爾德.霍姆斯』委託前來探聽我的意向的。由於多納爾德跟阿里的關係良好,如果能夠透過他『仲介』的話,比賽成行的可能性勢必會大大的增加。經過一番連絡,最後對方是希望我能夠前往美國、然後雙方親自坐下來面對面會談。不用說,我立刻就答應了。就在我抵達美國跟多納爾德見面之後沒多久,多納爾德便開門見山的說:

『阿里的價碼不便宜,要跟他打至少要準備1千萬美元的出場費。即使如此,你還是堅持要跟阿里對戰嗎?』

『我想跟阿里對戰的心情並沒有改變。但是關於出場費的問題………我恐怕沒有辦法立刻給你答覆。』


 在多納爾德的穿針引線之下,阿里陣營這才開始認真考慮『豬木vs阿里』一事。不過在雙方交涉的初期,阿里陣營開口閉口都是『錢』的態度實在是很讓人受不了。最後阿里的出場費是以600萬美元的價碼拍板定案。在那個『1美元:300日圓』的時代,600萬美元就等於是18億日圓,『世界拳王』的身價……尤其是阿里這個人的身價………由此可見一般。

 1976年3月,我跟阿里在『紐約Plaza飯店』舉辦了調印式跟記者招待會,相較於阿里的『一派輕鬆』,第一次登上『世界大舞台』的我就顯得十分緊張、甚至覺得有點『恐怖』。當然,美國記者的詢問也是嚴格尖銳到了極點,就算我很冷靜的說出--『我想證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強的男人』這樣子的回答,但是這一套在美國是不管用的,因為老實說………其實美國人對摔角的『偏見』更在日本之上啊………

 除了紐約之外,我跟新間壽還一起到全美國各地去作宣傳。因為我跟阿里的比賽是以『付費觀看實況轉播』的方式在美國各地的電影院、或者一般的劇場院廳裡頭來招攬觀眾的,為了吸引更多的觀眾買票進場,『宣傳』當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畢竟在以前那個時代,資訊的流通還不想現在這麼樣的發達嘛。看到這裡,有的讀者或許會問--為什麼都是豬木你在宣傳、但是卻沒有看到阿里方面有任何的協助動作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因為這場比賽是由我們新日本來主辦的,因此,不管是現場比賽也好、還是電視轉播、或者全美各地的『付費中繼』也罷,這些部份的成功與否---講白一點就是『不管賺錢賠錢』都是由我們新日本來承擔。對阿里而言,反正他只要有出場費可以拿就好了,至於『比賽興行賺不賺錢』那是你們新日本的事情,因此阿里那邊當然是不可能會有任何的『宣傳協助』的。

 結束美國宣傳跟『付費中繼』等等的相關瑣事之後,我馬上就返回日本展開密集的訓練。但是,我的肩膀卻在此時出現了『狀況』,我的右肩不但無法使力、到後來甚至連一個小小的杯子都拿不起來,更糟糕的是--當時竟然連醫生也診斷不出我有什麼毛病。

 就在這個時候,有位朋友介紹我去找一個名叫『高橋信次』的人,根據我那位朋友的說法,高橋信次所使用的雖然不是『一般正常的療法』,但是療效據說十分的驚人。在『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驅使之下,我姑且還是去看看了。當我依照名片上的地址來到『GLA事務所』之後……此時我才赫然發現,原來這個叫高橋信次的人根本就是一個『靈媒』、完全跟『醫療人員』之類的東西沾不上邊啊!!

『有沒有搞錯!? 我是來治療肩膀的、又不是來通靈驅魔的!』

 雖然我第一時間的心情覺得很不悅,但我最後還是進去事務所裡頭跟對方見面、並且接受對方所謂的『治療』了。畢竟再怎麼說,不管是『醫生』也好、還是『靈媒』也好,總之只要能把我的肩膀治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怎樣都無所謂啦………當時我是這樣想的。然而就在此時! 結束『治療儀式』的高橋信次突然全身僵直、雙眼緊閉、然後口中開始狂唸一大堆莫名奇妙的古代語言跟咒文,等到他張開雙眼之後,高橋信次十分緊張的對我說--

『好強……阿里的守護靈太強了! 像他那種強力的守護靈是十分少見的,雖然豬木你的守護靈也很厲害,但是你跟阿里的比賽將會打得很辛苦。你聽好了………絕對不可以被阿里的拳頭打中,如果你被他的拳頭打中的話,你的眼睛只要一拳就會被他打爆了!』

附帶一提,高橋信次這個人是在『豬木vs阿里』的比賽前一天突然的過世的……………


 或許是高橋信次的『治療』真的有效的關係吧……我的肩膀問題在那之後也逐漸好轉起來。但是,隨著比賽一天接著一天的接近,『壓力』也有如排山倒海一般的不斷湧現。


『我打得贏阿里嗎?』

『比賽興行會賺錢嗎?』

『如果打輸的話怎麼辦?』

『如果賺的錢沒有辦法回本的話…………』


 沒有經驗的人可能很難想像吧? 但是要打一場『異種格鬥技戰』的壓力真的是很大的。受到自己本身焦慮不安的影響,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是過著完全吃不下也睡不著的生活,而且不管我再怎麼作訓練還是會覺得自己很『虛弱』。這下可傷腦筋了………這完全是精神層面的問題呀。如果『心』不夠堅強的話,就算肉體訓練得再強再壯也是沒有用的,一旦走上擂台,最後倒地的人一定是你。

 為了扭轉這種現象,我開始求助於『宗教』,而且不管什麼神佛我都拜,因為只有在我雙掌合十的那一瞬間,我的心靈才有辦法獲得平靜。有一次,『日蓮宗』的權大僧正還建議我---『不妨用「比阿里的手還要長的東西」來應戰』。對我而言,大僧正這句話多多少少也帶來了一點『啟示』。

 另一方面,除了我之外,美津子跟新間壽也一直在跟『阿里軍團』的相關人士在『纏鬥』著。尤其是新間壽,打從『豬木vs阿里』的比賽正式敲定的那一天起,『阿里軍團』方面就用盡了各種『合法』與『不合法』的手段來讓新間壽疲於奔命,其目的就是要確保阿里軍團方面能夠『穩贏不輸、好處全拿』。

 比賽前一天傍晚,原本雙方應該要針對『比賽規則』問題進行最後的確認跟簽字,但是阿里本人卻沒有出現在現場,更離譜的是--阿里軍團的人員竟然在這個時候丟出一張他們自己規定的『新規則』、而且還大言不慚的要我們『全盤接受』,如果我們拒絕的話,阿里方面將不惜退出明天的比賽。至於『退出的理由』他們也已經想好了,反正到時候只要推說『阿里手指痛』就行了,這種手段據說在職業拳擊界十分的常見。

 很明顯的,阿里方面就是吃定『我們是主辦單位』、就是吃定我們不可能會讓比賽開天窗、所以他們才會這樣子的大膽妄為。不幸的是---事實的確是如此。為了這場比賽,新日本已經投下鉅資在美國設下170多個『實況轉播點』,而且比賽的門票也早就賣出去了,或許阿里可以無視觀眾們的感受、然後厚顏無恥的說不打就不打,但是我不行,新日本也不行。因此,當阿里軍團丟出『接受規則』與『放棄比賽』的選項逼我選擇時………我命令新間壽選擇了『接受』。我也有我的自尊跟自豪,不管對方使出什麼樣卑劣的手段也沒關係,為了新日本、為了觀眾、為了摔角……我都一定要打贏這場比賽給大家看。


然而、雖然我的心中有豪情壯志,但是『現實』依然是殘酷的。因為阿里陣營開出來的新規則內容……對我來說實在是嚴苛到了極點………


●禁止攻擊阿里的頭部

●禁止使用空手劈擊

●禁止使用頭鎚跟對喉嚨的攻擊

●禁止在站立狀態下使用踢擊

●禁止使用肘擊跟膝擊

●禁止攻擊觸碰到纜繩的對手…………等等


 這樣子……到底是要叫我怎麼打呢? 在這種規則之下,頭部固定跟岩石落下技都是『犯規』的,而且幾乎所有的摔角技巧都沒有辦法使用,這種東西還能算是『異種格鬥技戰』嗎? 無奈的是,當時的我除了『接受』之外,我根本就沒有第二個選項可以選擇…………

 昭和51年6月26日,由新日本主辦的『格鬥技世界第一決定戰』在日本武道館開幕了。由於要配合美國地區實況轉播的關係,因此我跟阿里的『對決主秀』是在上午11點50分的時候開始的。不過,在比賽開始之前,新間壽曾經祕密拿了一雙『裝了鐵板的擂台鞋』給我,新間壽是認為---既然阿里陣營一直都『來陰的』,那我們也不需要跟他們客氣,要玩陰的大家一起來玩。雖然我不是不能體會新間壽的想法,但是那雙『加工鞋』我並沒有穿,如果我有穿上的話,阿里的腳一定會一擊就被我給踢斷的。

 可是老實講,後來我真的很後悔自己沒有穿那雙鞋子,因此根據我賽後私底下的瞭解………阿里陣營不但偷偷的把阿里的拳套從8盎司換成4盎司,而且對方竟然還在阿里的拳套上注射石膏、讓阿里的拳套變得像石頭那樣堅硬。這已經不是『被打到會不會KO』的問題了,如果被超一流的世界重量級拳王---尤其是被出拳速度跟破壞力『像飛彈一樣』的阿里用那種拳頭打到的話、恐怕我的下場真的會像高橋信次講的……只要一拳眼睛就會被打爆了。

 鐘聲敲響之後,我立刻就橫躺在擂台中央、然後用踢擊拚命的踢打阿里的左腳。在那種規則之下,我只能用這種方式來戰鬥了。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躺著打』原本就是日本古柔術的『基本』之一,我覺得用這種打法來應戰並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但是,美國人那邊就完全沒有這種概念了,看到我整個人躺在地上的模樣,即使是身經百戰的阿里也不禁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對阿里這個世界拳王來說,他只要想辦法紮紮實實的打中我一拳就行了。在我們的那個時代,即使是完全不看拳擊的人也知道--阿里的拳頭可不是開玩笑的,再加上阿里當天所穿戴的拳套盎司數只有原來的一半(8盎司→4盎司),而且拳套裡頭竟然還有用石膏固定住,在這種情況之下,要是我被阿里的拳頭直接命中的話………一發、只要打中一發的話,一切就結束了。

 所以,我躺了整整15個回合、然後集中攻擊阿里的雙腳,這個就是我在那種『不平等規則』之下唯一能夠到的事。經過5回合的攻防之後,阿里的左腳已經出現『紅腫瘀青』的現象、而且阿里的表情看起來也很痛苦。但是---阿里他並沒有倒下。隨著比賽結束鐘聲的響起,最後裁判的判定是『雙方平手』,而觀眾們也毫不留情的批評這場『世紀大對決』是『世紀的凡戰』(大爛仗的意思)。

 或許吧………看到這樣子的比賽內容……觀眾們會這樣想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對我而言,這樣的評價跟結果並不是我一開始的本意,我從頭到尾都是『非常認真』在跟阿里戰鬥著的,最好的證明就是--阿里在比賽結束之後立刻因為『左腳血栓症』而住院一個多月,至於我的右腳也因為長達15個回合的踢擊而出現『剝離性骨折』的現象。也就是說、雖然最後的比賽結果是『平手』,但是從『勝負』的角度來看,我認為我才是這場『世紀大對決』的『真正勝利者』。

 除此之外,在這場比賽的第6回合時,阿里曾經一度被我撲倒在地板上,當時只要我賞給阿里一記肘擊的話,比賽搞不好就會立刻結束也說不定。但是我並沒有這麼作………如果當時我有抱持著『就算犯規敗北也不要緊』的覺悟、然後硬是把肘擊敲到阿里的臉上的話,相信觀眾們一定會覺得很滿意、很滿足的吧? 不過,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那麼多,我只是單純的『想堂堂正正擊敗阿里』而已。所以即便我成功的將阿里拖入地板戰,但是我仍然沒有揮出那發『會令人滿意的犯規招式』………

 隔天早上,我的岳父把市面上所有的報紙都買了一份回來,雖然每一家報社都有『豬木vs阿里』的報導,但是新聞的內容還是以『批評』為多…………。總而言之,我被取笑了………不、正確的說,應該說是『整個摔角業界』都被嘲笑了。尤其當阿里回到美國、並且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講出--『那場比賽我只是隨便玩玩而已』的這句話之後,我的心情更是一口氣跌到了谷底。老實說,阿里那句話帶給我的打擊………其實是遠比其他人說『豬木很膽小』、或者『豬木很沒種』等等的批評還要嚴重的。

 我一直認為,不管是什麼樣的比賽,只要你站在擂台上面,你跟你的對手就是『對等的關係』。就拿『豬木vs阿里』的例子來說,我自認為自己已經拿出全力來戰鬥了,而我也覺得--自己已經從這場比賽當中學到了很多東西、而且也得到了很多『別人從來沒有經歷過的體驗』。原本我以為阿里一定也是這樣想的,但是我錯了…………世界拳王阿里的『隨便玩玩』發言、確定了『豬木vs阿里』那場比賽的『最終評價』。不管我再怎麼大聲反駁,但是放眼全世界,現在已經沒有一個人願意聽我再說了…………

 『豬木vs阿里』一戰之後,我的人氣出現了嚴重的暴跌,新日本比賽的觀眾動員數也一口氣銳減了好幾成。新日本摔角不但陷入了『經營危機』、而且公司還背負了將近9億日圓的負債。為了負起責任,我從『社長職』降格成為『會長職』、至於新間壽則是從『營業本部長』改降為一般的『平社員』。後來又過了幾天,身為新日本最大債權人之一的朝日電視台(NET)派了過井常務跟三井常務兩名大員前來瞭解一下狀況。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過井常務跟三井常務正為了角逐下一屆朝日電視台社長的寶座而處於激烈的『競爭關係』狀態。其中過井常務是『營業部』出身、至於三井常務則是前朝日新聞的政治記者,據說當年池田內閣宣布要解散之時,三井常務竟然可以在深夜單獨進入池田勇人首相的官邸,並且進入寢室之內直接找池田首相作第一手的採訪報導。簡單的說,三井常務就是那種『政經界人脈深厚的豪傑型人物』。

 結果,當我第一眼看到過井常務時,我立刻就不加思索的低頭道歉說:『對不起』,因為我知道自己搞砸了,連帶的也造成朝日電視台跟新日本的困擾,當時我心裡的想法就只有這麼單純。然而,我的道歉舉動卻引來了三井常務的『極度不悅』,因為三井常務覺得--『你為什麼只對他道歉、而不向我道歉呢? 難道你覺得他(過井)會成為下屆的(朝日電視台)社長嗎?』。

 哎呀、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當時我的道歉根本就沒有別的意思啊! 然而,當我發現自己竟然是因為這件事情而『得罪』三井常務之時,事情已經發展到『朝日電視台打算停播新日本的節目』這樣子嚴重的地步了………

 既然事情的關鍵點出在三井常務身上,那麼要解決問題當然也只能靠三井常務『高抬貴手』了。某日,我在赤阪一家高級料亭裡頭預訂了座位、並且邀請三井常務一起出來吃飯。雖然『道歉事件』已經發生了一段時間,但是三井常務一見到我還是生氣的罵了我一頓,看樣子三井常務對那件事情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在意啊………。不過話又說回來,像三井常務這種『嫉妒心超重』的人,只要我乖乖的向他道歉、並且主動站到他那邊的陣營去的話………日後三井常務一定會對新日本投以特別的『關愛眼神』的。

 果不其然,就在我跟三井常務道歉和解之後,三井常務隨即在朝日電視台的董事會上提出『支援協助新日本』的提案。在三井常務強勢的主導之下,朝日電視台(NET)派出了3名社員進駐新日本、同時朝日電視台也開闢了『水曜SPECIAL』這個全新的特別節目來協助新日本償還債務。

 至於朝日電視台要求我去『執行』的任務………簡單的說就是去尋找、並且跟全世界的格鬥家們進行比賽。因為朝日電視台的人員認為『異種格鬥技戰』的比賽頗有話題性跟賣點,而且這種比賽在當時也有很不錯的收視率、所以他們就開出『一場異種格鬥技戰6000萬日圓』的轉播權利金條件、然後要我們新日本開始去走『異種格鬥技路線』了………

 老實說,要我去跟『完全未知的格鬥家』站在同一個擂台上面進行對打……這對我而言是非常危險的一項賭注。可是我沒得選擇………因為我欠了人家一大筆錢。看在一場比賽有6000萬日圓轉播權利金的份上、好吧………。雖然說『異種格鬥技戰』原本是我想振興摔角、讓大家知道『摔角最強』的策略跟方針之一,但是在這個時間點上……我必須跟各位坦承---所謂的『異種格鬥技戰路線』,其實有80%的出發點是為了用來『還債』的…………
 

●朝日電視台三井常務可以直闖其寢室的日本首相--池田勇人

 池田勇人、明治32年(1899年)12月3日出生、為日本首相.吉田茂的得意門生。昭和35年(1960年),在恩師吉田茂、以及得力助手『佐藤榮作』的幫助之下,池田勇人當選自民黨總裁、並且成立『池田內閣』。

 組閣之後,池田勇人致力於經濟政策,他以『減稅』、『社會保障』、以及『公共投資』三種手段推動世界著名的『國民所得十年倍增計劃』。結果到了1967年,日本國民的平均所得果然增加了一倍、而且距離『十年計劃』的時間足足提早了3年。

 昭和39年(1964年)9月,池田勇人被醫生診斷出罹患喉癌,雖然池田勇人一直不想辭職,但是由於癌症的病情愈來愈嚴重,最後也只能無奈的辭去首相職務、並且推薦佐藤榮作為自己路線的繼承人。

 

http://pulolesu.anti-kevin.org/history/inoki/inokiword12.html(連結已經失效)

 

 

 

 

創作者介紹

牛仔帽與墨鏡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