郢書燕說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郢人有遺燕相國書者,夜書,火不明,因謂持燭者曰:「舉燭!」云而過書「舉燭」。舉燭非書意也。燕相受書而說之,曰:「舉燭者,尚明也。尚明也者,舉賢而任之。」燕相白王,大說,國以治。治則治矣,非書意也,今世學者多似此類。 





有個人從楚國的郢都寫信給燕國的相國。這封信是在晚上寫的。寫信的時候,燭光不太亮,此人就對在一旁端蠟燭的僕人說:“舉燭。”(把蠟燭舉高一點)可是,因爲他在專心致志地寫信,嘴裏說著舉燭,也隨手把“舉燭”兩個字寫到信裏去了。燕國宰相收到信以後,看到信中“舉燭”二字,琢磨了半天,自作聰明地說,這“舉燭”二字太好了。舉燭,就是倡行光明清正的政策;要倡行光明,就要舉薦人才擔任重任。燕相把這封信和自己的理解告訴了燕王,燕王也很高興,並按燕相對“舉燭”的理解,選拔賢能之才,治理國家。燕國治理得還真不錯。郢人誤書,燕相誤解。國家是治理好了,但根本不是郢人寫信的意思。現在的學者好像也都像這樣。



這真是一個穿鑿附會的典型例子。根據這個故事,後人引申出“郢書燕說”這句成語,比喻穿鑿附會,曲解原意。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306022516638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