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化系列】L'Affaire de Dreyfus - 德雷福斯事件始末 

 
德雷福斯事件牽扯進了當時法蘭西的一堆政官軍文界人士,甚至還以箇中相關各大人物為本,創造出了類似「大富翁」的「跳鵝遊戲」。

德雷福斯事件始末

1894
年,身為法國陸軍猶太籍軍官的德雷福斯被誣告洩露軍情予敵方普魯士,被判通敵叛國罪,並遭押送至遠在南美的法屬圭亞那惡魔島監禁。德雷福斯夫人四方奔波救夫,最後找上左拉求救。當時已是知名作家的左拉原本貪圖眼前的一切,不想招惹軍方,但心中的正義感、文人的風骨終究還是戰勝了一切,從而在《震旦報》撰文《我控訴》揭發軍方陷害德雷福斯的醜聞,震驚社會,許多知識份子也紛紛署名表示支持,普魯斯特便是其中之一。

就像艾維巴贊(Hervé Bazin)在《毒蛇在握》中所言:「偶然決定了你是個馬鈴薯,還是別的。」德雷福斯也一樣,只是個平凡人的他,歷史的偶然卻給了他個名留千古的機會。不過,還算他有自知之明,冤獄得以平反後,他說道:「德雷福斯那個象徵並不是我,是社會創造了德雷福斯。」而當最終宣佈無罪時,德雷福斯的支持者高喊「德雷福斯萬歲!」,德雷福斯則回答道:「不,法蘭西萬歲!」

http://www.wretch.cc/blog/lapattejaune/22287676













德雷福斯事件可以看作是歷史上最優秀、情節最複雜而又最離奇的偵探小說之一。儘管關於這個事件的歷史卷帙浩繁,然而卻始終沒有一部作品能夠準確無誤地說明事實的真相。雖然提出了眾多假設,但卻沒有一條是具有充分的說服力的。

1儘管如此,德雷福斯事件卻對20世紀的法國社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1870年普法戰爭之後,戰敗的屈辱引起了法國社會各階層民族意識的爆發,甚至連共濟會的成員也試圖把他們的世界主義和對祖國的愛調和在一起來為國家服務。第三共和國的締造者受到愛國熱情的鼓舞,以往的人道主義的理想被拋到了一旁。而學校和軍隊接到的使命是重新錘煉法蘭西的靈魂。我們就是要使這種對祖國的既熱烈又深思熟慮的崇拜和愛,滲透到兒童的心靈和頭腦裡,並使之深入骨髓;這是國民教育要做的事。

2”軍隊——一支忠於共和國的軍隊必須在民族復興的任務中,補充學校工作的不足。在對軍隊的尊重和讚美中,右翼和左翼重新和解。在這個戰敗的、被法蘭克福條約所屈辱的、所分裂的法國,軍隊是法國人民意志的偉大統一。

3法朗士甚至這樣說:如果人類社會裡有能得到全體贊成的神聖事業,那就是軍隊。

4無疑,愛國主義、民眾對軍隊的愛、學校的沙文主義,這些是第三共和國建立最初二十年特別鮮明的特徵。革命工團主義的興起、德雷福斯事件的爆發、反軍國主義的發展,使愛國主義(它是全國一致的情感)向民族主義(它只涉及國民中的一部分人)的過渡,法國重新陷入了分裂。在布朗熱運動以及巴拿馬運河醜聞事件的推波助瀾下,法國的民族主義運動不斷高漲。布朗熱運動給民族主義簽發了出生證,而德雷福斯事件則為它施行了洗禮。

5德雷福斯事件就是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產生的。


1894年猶太籍軍官德雷福斯被誣犯有間諜罪,因為據法國在德國使館當女傭的間諜在使館的垃圾桶裡發現了一份法國陸軍最新裝備的明細單,負責調查工作的亨利上校一下子就認出了這是具有外國血統的艾斯特拉齊(以下簡稱艾上校)上校所為。但是因為逮捕艾上校會影響自己仕途的發展,同時又有另一名軍官錯認為是猶太籍軍官德雷福斯的筆跡,所以亨利上校就乘機將罪名加到德雷福斯身上。無辜蒙怨的德雷福斯在親友的奔走求助之下,逐漸引起了社會的關注,在左拉等左翼知識份子的控訴和鬥爭之下,德雷福斯事件迅速地引起了法國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同時使整個法國社會分化為兩個敵對的陣營:德雷福斯陣營和反德雷福斯陣營。在德雷福斯派的努力下,事件的真相朝著明朗化的方向發展,然而軍方為了維護軍隊的聲譽,不斷阻撓德雷福斯案的重審。另外,亨利上校為了掩蓋事實的真相,肆無忌憚地偽造假檔,最後在偽證被發現的情況下畏罪自殺。至此,德雷福斯事件的真相已經大白,然而軍方既無意於承認自己的錯誤,又蒼白無力地為帶罪而死的亨利上校進行辯護。直到1906年德雷福斯才得到昭雪。
德雷福斯事件是法蘭西第三共和國歷史上發生的重大事件之一,它直接影響了法國社會的政治進程。自從布朗熱事件以來,執政的機會主義者長期執行右傾的政策,而德雷福斯事件則使自布朗熱危機以來得到大大增強的民族主義右派重新對共和制度發動攻擊。它為右派的成長輸送了新鮮的血液,從而給共和國的議會制度帶來了巨大的威脅:正當左翼在法國政壇上崛起,成為一支舉足輕重的政治力量,而教皇萊昂十三世關於天主教依附共和國的主張可望獲得成果之際,德雷福斯事件的爆發重新引起了左右兩派的衝突,保衛共和國的黨為了反對共同的敵人,重新組織起來:激進黨人控制了這個派別的多數,它的左翼是社會主義者,右翼是代表工商業資產階級的民主聯盟。共和國調動一切左派和中間派的力量反對天主教會和右派同盟的陰謀。然而天主教徒卻拒絕了萊昂十三世主張的歸附運動,狂熱地投入了反德雷福斯和反猶太主義的鬥爭,這就為在社會主義和自由主義簇擁下的激進黨人提供了執政的機會。但德雷福斯事件卻使兩派爭鬥的傷口長久不能癒合,並最終導致了1905年的政教分離。
同時,德雷福斯事件也對法國的社會主義運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事件剛爆發時,蓋德派拒絕社會主義者介入其中,因為他認為這是資產階級的內戰,宣佈:無產者們!不要參加這場資產階級內戰。但隨後,蓋德和饒勒斯把聲援德雷福斯看作是社會主義事業的一個組成部分:他們認為維護一個孤獨的,受到無辜迫害的人的利益,也就是他們認為的無產階級的利益。如我們所做的那樣,反對德雷福斯訴訟案的已被證明的非法性,不僅是為人道主義服務,也是為工人階級服務。

6它的特殊作用在於它把馬克思主義和民族革命的傳統結合起來,從而為法國的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它導致了法國歷史上一種新的政治組織形式——聯盟的產生

7:一方面由資產階級共和派、新教徒和社會主義者組成的德雷福斯派,另一方面由守舊派、天主教徒、軍國主義者和極端民族主義者組成反德雷福斯派。聯盟突破了宗教和政黨的局限,是法國政治發展的一個新階段。
德雷福斯事件除了對法國社會的政治狀況產生重大的影響之外,也標誌著20世紀法國知識份子世紀的開端,為20世紀法國社會的左派知識份子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從廣義上說,知識份子這個詞是在德雷福斯事件中創造出來的,指全體教師、醫務人員、新聞記者等等。知識份子Intellectuel)這個詞是由克雷蒙梭首先提出的:在左拉在《震旦報》上發表《我控訴》之後,克雷蒙梭組織發起了一次在《知識份子宣言》上的聯合簽名活動。這表明本來游離在社會邊緣的知識份子作為一股新的政治力量開始在法國的政治舞臺上嶄露頭角。在明確了知識份子作為一個社會階層的存在的同時,德雷福斯事件的發展直接導致了法國知識份子陣營的分化以及力量對比的變化。早在布朗熱運動期間,一些反動文人就屢次對共和制度進行了攻擊,妄圖恢復君主政體,而德雷福斯事件為他們提供了新的機會。他們在法國知識界的影響在德雷福斯事件以前就要超過左派知識份子對法國社會的影響,他們以法蘭西學院為根據地對左派知識份子發動攻擊,《知識份子宣言》的發表就引起了他們強烈的抗議。而本來處於守勢的左派知識份子也抓住了這個壯大自身力量的大好機會,他們以巴黎高師為根據地對右派的攻擊進行反擊,從而使正義得到了伸張。而德雷福斯事件的最後勝利不僅有效地阻止了法國知識界向右滑的趨勢,抑制了極端民族主義思潮在法國知識界的影響,而且使其成功地向左轉,最終為20世紀法國左派知識份子的成長壯大奠定了堅實地基礎。20世紀各個時期的法國左翼知識份子幾乎無一例外地把德雷福斯派知識份子當作自己譜系中的英雄,並把自己視為他們的接班人。儘管從長遠來看,德雷福斯事件對法國知識份子的左傾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然而就較短的時間來考慮。在戰爭威脅日益臨近的情況下,原來在德雷福斯事件中有所收斂的右翼知識份子再次捲土重來,使知識份子界重新向右轉,但無論如何,德雷福斯事件都可以看作是法國知識份子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的界標。
德雷福斯事件直接影響了法國人民的日常生活,它使支持各自派別的普通民眾產生了嚴重的分化,使得普通法國人的參政意識得到了進一步的增強。因此,從各方面來看,它都可以被看作是近代法國歷史上一個具有重要意義的事件。

參考書目:
1.讓·皮埃爾和阿澤馬·維諾克主編《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商務引書館,1994年。
2.欣斯利主編《新編劍橋近代史》11卷(物質進步與世界範圍的問題,1870-1898),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3Georges DubyHistoire de la France, les temps nouveau de 1852 à nos jours, volume III Librairie Larousse.
4.沈煉之主編《法國通史簡編》,人民出版社,1994年。
5.樓均信主編《法蘭西第三共和國興衰史》,人民出版社,1996年。
6.樓均信、鄭德第等《一八七一——一九一八年的法國》,商務引書館,1989年。
7.呂一民,《法國知識份子史視野中的德雷福斯事件》,浙大學報(待發)。
8.《德雷福斯事件》,《百科知識》,1980年第2期,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http://sinofrance.org/site/tribune/free/0/deleifusi.htm

創作者介紹

牛仔帽與墨鏡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